Search This Blog

Sunday, November 25, 2007

找钱(短故事)

跟朋友吃完饭出门道别,天已经黑了,他这人特别能侃,我们一聊起来就忘记了时间。路上有点湿,但雨没在下,石子路反射着昏黄路灯。我从小巷中穿过往回走,两边的店家都已关门,只有一家办公楼旁的小杂货店还开着一个窗口。我瞄了一眼,决定买一包口香糖。

“两块零七分。” 瘦瘦的店主模样的中年人说。杂货店貌似十分老旧,窗框的木头已经发黑,皱痕交错,表面磨得光溜溜的。我把胳膊支楞在洞开的窗口,能看见屋子里杂乱的货架。

我掏出纸币和一把零钱。纸币中有两张一块的,一张五块和一张二十的。我递给他两张一块的,开始找七分钱。

“没关系,”店主说,他有一把极其普通的嗓音,“我现在没零钱了。你就赊着那七分钱好了。改天再来补。”

“别别别,哪,这里有一二三四五六个一分的,我还有。。。”我急忙把几个一分的铜板递过去,他十分不情愿地收了,没口子地说算了算了你就欠着好了。我坚持给了他一个一角的毫子。

他转身拿了一包口香糖,搁到我手里,我张开一看,手心里还有那一毫子硬币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我转身同他理论:“我正想要用掉这些硬币呢,带在身上怪沉的。”

他退后一步,摆手说不要不要,他没有零钱找我的一角。我说不必找了,你就当欠我的好了,下次我经过时再找好了,或者干脆收下得了,我也不缺那几分 钱,就是想用掉口袋里的硬币而已。他却跟我纠缠不清,坚决不肯欠我的钱,一定我要欠着他。“你下次经过时付给我好了,我会记得同你讨的。” 他说。

我觉得他的口气很奇怪。这时一滴雨水掉下来钻进衣领中,让我打了个哆嗦。突然间我想起朋友在吃饭时侃大山的内容---他说什么来着?---最近街坊里有些讨债鬼的谣言。

我立刻一挥手把一毫硬币从窗口扔向店主:“还是你欠我吧。” 硬币掉在地上叮一声响,店主瘦长的身形忽然矮了下去,渐渐软化成一团泥,湿答答地倒在地上了。

Petyr Baelish of Sichuan: Echoes of the 3 Kingdoms

Sometimes my mind makes unexpected associations. A few days ago I was talking to a couple of friends, who are of Sichuan (or Szechuan) ances...

Popular Posts